延津县魏邱乡沙河村村民责任田被强占建房续

  自媒体报道了河南省延津县魏邱乡沙河村村民刘好美反2.9亩耕地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卖掉,魏邱乡政府和延津县国土局监而不管一事以来,事情并未有任何进展,近日又有政府工作人员出面说服刘好美,公开让刘好美转让自己的1.61亩基本农田,并且标出价格,其行径令人震惊。

  沙河村村民刘好美自家2.9亩耕地是1998年沙河村委会分给自己的基本农田,《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附件1)代码:010J,地块代码:005,承包方代表是其子刘学涛。于2000年与刘好杰调换该土地其中的7分土地(刘好杰用村内自己的1.5亩责任田调换刘好美临路的7分土地),此事由该村村民刘华龙从中牵线,达成口头协议,由时任本村党支部书记、乡土地所所长朱茂新丈量后形成事实,直至2017年2月份。由于自己长年在外务工,2017年2月份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本村村民刘现魁将该调换后剩余2.2亩耕地上建造房屋,并且将自己还未成熟的小麦毁掉。声称该土地是自己花13.5万元从刘好杰(刘好美兄弟)手中购买的土地。

  2017年7月份刘好美到延津县信访局反映刘现魁在自己耕地建房问题,魏邱乡人民政府“信访事件处理意见书”(附件2)中处理意见为:经乡党委、政府研究,做出如下处理意见:信访人反映的问题缺乏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2017年8月份刘好美又到延津县信访局走访,反映本人耕地2.9亩被强占建房一事,经国土资源局调查后给出处理意见:刘现魁违法建房事实成立并已立案查处,该“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附件3)只对违法建房一事做出相对应结果,并未提及该土地性质。同一天国土资源局还出具了另外一份“信访事件处理意见书”(附件4)上面明确指出刘现魁等人违法建房事实成立,要求刘现魁等人接到行政处罚决定书15内退还非法占用1515.05平方米的村庄建设用地。并且在十多天以后重新规划丈量本村土地,将涉事土地性质定为农村建设用地。并且出具了“魏邱乡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局部)”(附件6)。2017年9月份刘好美再次向信访局走访,魏邱乡政府再次出具“信访事件处理意见书”(附件5),处理意见为:刘现魁建房所占用土地,原系沙河村5组麦场,后分给刘好杰与刘高令。无证据证明该土地是刘好美承包的责任田,刘好美反映问题缺乏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一、韩玉强副乡长做为调查小组领导,在调查中首先询问的是当事人刘好美,刘好美向其提供了自己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附件1)复印件,并且有当时换地牵头人沙河村村民刘华龙的证词,韩乡长是在怎样的情况下出具了“信访事件处理意见书”(附件2与附件5)?魏邱乡政府主管信访领导申延民书记一直强调该意见书不是正规文书,可是上面的内容是魏邱乡党委,乡政府研究后作出的处理意见,并加盖魏邱乡政府公章。在事实情况已经明了的情况下为什么不重新调查,追究调查人员渎职行为?公正的向刘好美出具正确的调查结果。这其中是否存在暗箱操作?

  二、魏邱乡政府申法勋乡长在强调刘好美与刘好青换地时义愤填膺,表示土地是集体的而不是个人的,甚至在谈话中当地骂街口语脱口而出,为什么在明知道到刘现魁是与刘好杰买卖土地时而是一直强调“在不出事的情况下囫囵嘛掖(当地方言:差不多、随便的意思)解决就算了”。这时候土地又不是集体的了?可以随意买卖了?申乡长所说的“不出事”又指什么?

  据申法勋乡长转述,时任沙河村支书、乡土地所所长,现任魏邱乡沙河村管理区区长的朱茂新表示:当时刘好美与刘好青换地他不知道,丈量的时候知道了,他俩在换地时也就是口头协议,做为村支书,当时朱茂新知道此事后积极为两家丈量土地,使其形成事实十几年,这是和申法勋乡长所说的没关系吗?正如申法勋乡长所说:土地是集体的,不是个人的,当时朱茂新为什么不及时制止?

  三、据当事人反映与谈话记录显示,魏邱乡政府党委书记王义广书记对此事也是知根知底,作为乡里“一把手”为什么长期纵容多名干部对此事围追堵截?

  四、据刘好美提供《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附件1)复印件显示,该土地属于基本农田,并且刘好美最初询问延津县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张山涛,该工作人员明确表示涉事土地为耕地,在刘好美反映情况后,延津县国土资源局到沙河村重新规划,之后延津县国土资源局执法大队臧队长给刘好美提供新的“魏邱乡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局部)”(附件6)中显示该土地变更成了农村建设用地?这之前的规划图为什么藏而不漏?是何时何人何由单方面更改了此土地性质。

  根据《土地法》第十六条规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单位之间的争议,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个人之间、个人与单位之间的争议,由乡级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当事人对有关人民政府的处理决定不服的,可以自接到处理决定通知之日起30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在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解决前,任何一方不得改变土地利用现状。

  然而就在近日,涉事违章建筑又开始动工建设,据刘好美口述,他就此事反映给王义广书记,王书记表示既然你找媒体关注此事,就让媒体帮助你吧,乡党委与乡政府管不了此事。

  与此同时刘好美接到魏邱乡土地所布所长通知,要求刘好美当面解决协商问题,刘好美与其接触后,该工作人员没有依法制止违法建筑的意思,一味的劝刘好美再把自己的1.61亩基本农田转让给刘现魁,并且给出了价格(7万元),至于刘好美被强占的2.9亩土地,给予2万元补偿,共计九万元,要刘好美不再追究此事。

  作为土地所工作人员,明知道刘好美1.61亩土地是基本农田的情况下,竟然怂恿当事人进行土地买卖,违法建筑依旧在建,魏邱乡党委、魏邱乡政府、延津县国土资源局、延津县魏邱乡土地所是在用怎样的态度处理此事,本部将持续跟踪报道。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norcalwake.com/yanjinxian/632.html